穿少穿多其實都狡猾

穿少穿多其實都狡猾

原始人是不穿衣服的。它們很簡單。他們相處融洽,把主要精力放在應對自然威脅和與自然的物質交流上,工作認真,沒有混亂。在那個時候,人們可能對窺探別人的隱私或看到異性的身體沒有任何興趣,可能沒有任何不尋常的反應。它不像今天那樣富有想象力,當你看到你的手臂時,你會想到你的大腿。60分鍾的時事雜志曾經播放過一部關於非洲原始部落的紀錄片.一群穿著整齊的記者,面對著一群赤身裸體的人,當然還有我們的電視觀眾。最後,羞怯的不是赤身裸體的部落,而是面試官和觀眾。赤裸裸的土生土長的眼睛是如此的平靜,天真;我們的眼睛是回避的,就像小偷

Mikimoto創辦人「養殖真珠之父」稱號的御木本幸吉,並享有珍珠王的美譽,一直相當喜愛這品牌的珍珠項鍊

亞當和夏娃最初也是不穿衣服的。他們假裝害羞,用一片無花果葉遮掩自己的隱私。這是一個麻煩,而這部分的遮擋是注意的中心。人之所以對遮擋局部出現了興趣,據說是因為偷吃了智慧樹果子的緣故。《聖經》告訴我們,這種果子叫“智慧果”,吃了之後,人就知道善惡和羞恥了,就變得聰明了,所以就要提防點兒,趕緊穿上衣服。現在看來,水果不一定是智慧的果實。否則,為什麼人吃了以後卻愈來愈不知羞恥?卻愈來愈邪惡?據我的推測,那種“智慧果”大概是一種如同搖頭丸的毒品,吃了以後使人血脈賁張,見到異性就不能自控,並出現較強的占有欲。在這種情況下,衣服不起作用,就像門鎖抓不到小偷一樣。

為了阻止人心邪惡這個“小偷”,人類的衣服越穿越厚,更加是女士。中世紀西方的女裝最重的到達了20磅。更不用說中國古代的女裝了,寬的水袖覆蓋著手指和腳趾,脖子和臉。其實,衣服再厚,也擋不住西門慶們的心思。一種變態的窺視主義深深地積聚在集體無意識的深層中。

關於Mikimoto 日本這享譽盛名的頂級珠寶品牌深受全球女性的愛戴並引領女性典雅真珠配戴風潮

從這個特定的角度看,人類文化史,就是穿衣和脫衣的曆史。古希臘脫,中世紀穿;文藝複興又做起脫,古典主義複興期間又做起穿。20世紀的服飾曆史也經曆了一小段時間的穿著和脫衣舞.穿,最初是對窺視的抵制。稍後,對偷窺的抵抗力也一樣:你想偷窺嗎?如果你厭倦了看,你就不會偷看。於是,我們才能依據女士穿衣服的多少(或是暴露的多少),來衡量人心的邪惡程度,基本上成正比。

21世紀的現象則發生了根本的變化。許多婦女患有脫落病,這常常導致她們脫落。在街上,當你看足球的時候,當你在網球場上打球的時候,把它摘下來。據說女網球明星很受歡迎,因為她們在每一場比賽中都穿迷你裙,面對觀眾數百次。所以,它不是越狡猾越多,越少狡猾越少。

後來經過時代的發展生產的服飾多了起來,從男女保暖衣褲,打 底 衫,打底背心,到初生嬰兒衫,幼兒服飾和童裝等,一系列的品牌服飾開始創造。

相關文章:

如何挑選搭配秋季針織衫

黑色魅惑的妖魅女郎

穿衣風格你找到了嗎

鞋子款式與著裝的搭配

為什麼黑色永遠都不過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