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證明自己還在網絡記載自己

時光真是太匆匆,轉眼間那充滿傳言,令人恐懼的2012年已經過去大半年了,最近的我總是有些抑鬱,好像總是有諸多感慨無法暢言。可是坐下來後,那紛紛擾擾的思緒就如同水中遊過的小魚,等你伸手去抓時已悄悄溜走,無跡可尋。經常就這樣呆呆地坐在電腦前,傻傻的苦思冥想,想記下點什麼,卻又不知從何著手,如何寫起,一些零星的片段雜亂無章,毫無頭緒。於是就這樣呢喃細語,隨心而行吧。

好長時間不曾靜下心來寫點文字了,經常爽膚水會時不時的胡亂把自己給別人空間的留言放進來發表。誰說的“我們不以文字為生,卻以文字為樂。”是的,我不是以文字為生的人,可我卻是一天也離不開文字的人。我用文字來宣泄自己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用文字來記載自己的情感曆程,愛恨情愁;用文字來記錄曾經的感動與往來友情。我想象不出若是沒有了文字我該是怎樣的寂寞。

歌中唱到“寂寞就像一段旅程,我需要安利傳銷同行的人,你在某個時分,剛好路過我的青春。”是的,當我的寂寞碰到你的寂寞,兩個孤獨的靈魂霎那間雲垂海立,石破天驚,光芒四射,火山爆發。那種不曾預料的懂得,那種猝不及防的相遇,那種心領神會的相知,那種相見恨晚的相惜,有誰能夠瀟灑的抗拒?歌中還唱“不是因為寂寞才想你,而是因為想你才寂寞”。可我總以為我是因為寂寞才想你的,可是不曾料到的是因為想了你我才更加的寂寞。

這些天,我一直在口不對心,言不由安利衷的存活,我不願意承認自己的感情。我要壓抑它,控制它,把它扼殺在萌芽中。我試圖改變這一段時間的某些習慣,打亂自己自以為是的某種規律以及一廂情願的些許期待。我在努力冷淡某些人,某些事,努力不去探究,不去猜測,努力使自己變的寬容再寬容,大度再大度,善解人意再善解人意。努力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思想去考慮去感悟。我要裝作同往常一樣,沒心沒肺的哭,沒皮沒臉的笑。堅決不能讓任何人看出任何蛛絲馬跡,更絕對不能說出我愛你。因為我知道一旦什麼東西都一覽無餘的傾瀉而出,就會置自己於被動地步,同時也會置對方於尷尬境地,甚至會葬送一段純真的友誼。我向毛主席保證,這樣的結果,我不願意,真的是不願意啊。可是我有時又那麼沖動的想要讓你明白我的牽掛,我的思念,我的愛戀,我的依賴。當你問我最近心情怎麼樣時,我只是輕描淡寫的說“還可以。”我好佩服自己的偽裝與掩飾。